首 页   形将消失   老记大漠行   图说天下   社会关注   文化焦点  媒体联播   校园记者
老记简介
    寒心,原名聂志义,原任《文化时报》资深记者。

    现任老记见证网、 一点资讯、今日头条、“搜狐网”等自媒体平台的《老记见证》联合报道总策划、资深记者, 也是2006发现河南形象大使,郑州大学、农业大学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讲师、社会学者。十多年的记者生涯,寒心发现河南的很多文化遗迹和民俗文化正在被现代的人们逐渐淡忘,寒心很心寒,那些或美丽、或神秘、或怀古的文化不能就这样沉没!寒心决定将用毕生精力为之而奋斗,以尽匹夫之责!


热线:13014500123
微信:hx13014500123
(注明老记见证网)

举手发言
最新报道
 老记大漠行摄影系列报道《感悟大
最新策划
 “庆红旗90年,暑假自驾草原行”
 老记见证——大漠父子暑假大漠行
 《旅游学摄影》走进陕县地坑院
 老记大漠行系列摄影报道《感悟大
 “见证河南文化”报告会6月9日将
 蒙古族婚礼介绍
 永恒地久,2009!——火红的七月
 
 
2019酷暑•带着老爸老妈去旅行(一)
2019酷暑•带着老爸老妈去旅行(一)
作者:聂志义 文章来源:老记见证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8-25 15:15:38
   

 

2019酷暑•带着老爸老妈去旅行(一)

 

咪乐|直播|ios版app下载 从中央政治局决定启动宪法修改工作,到《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在党内外一定范围征求意见;从党的十九届二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形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草案)》的议案,提请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审议并通过,这次宪法修改,始终贯穿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精神和原则,是我们党领导立法、保证执法、支持司法、带头守法的生动实践,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的生动体现。

《老记见证》资深记者 聂志义 摄影报道

 

   摄影 聂安邦(18岁)

     2019年的夏季灾难不断,刚一进入暑期便又是开始了应接不暇的“高温”、“雷电”、“强对流”、“冰雹、暴雨”等天气预报,为了逃避为了不受威胁,我们的回归北上年迈父母去旅行的计划开始实施了。 

    继去年2018年暑假《老记见证》记者开始了抛开一切大事小情不顾,只为和儿子一起回归内蒙老家带上年过八旬的父母大人去旅行的《带着爷爷奶奶去旅行》的随行报道在网络发表后,引起了广大读者和网友的强烈反应,我们在旅行中的点滴细微通过镜头传递了一种亲情和孝道文化被彰显的淋漓尽致,在随后的的冬季再次回家的尽孝之旅又一次唤醒了社会麻木的热血亲情,让无数的读者网友感慨惭愧不已,续而引发了回家陪父母或者老人过节和给老人通个电话视频聊聊天的情感回潮。

    此次2019暑假开始的时候,《老记见证》记者依然是先带儿子去拜访了少林派的德粹师叔,并由他将独家师传的少林秘笈秘传给了身为小记者的儿子,几天的强化传授后带着德粹师叔的叮嘱和期望,《老记见证》记者和儿子一行开始了《带着爷爷奶奶去旅行》的北上回归之旅。

 


刚一放暑假我们《老记见证》小记者

就开始了他的马术“狂野”。

 




为了暑假回家让爷爷奶奶旅途更舒服,

小记者还亲自体验野营的舒适性。

 




《老记见证》小记者是少林32代弟子,

除了他的师父外,他的很多师伯、师叔和师兄们

也都喜欢把少林最精髓的功夫传给他。

这不,他的德粹师叔就把

由少林寺贞绪老和尚嫡传;

少林寺已失传的“少林老拳”

亲自传给了他最喜欢的这个师侄。

可见少林南院的这些大师们

多么渴望下一代能有个文武双全的弟子

来光大少林南院的永化堂。

 



为了避开众人耳目,

德粹带着《老记见证》记者一行,

来到了位于门前的伊洛河边

不厌其烦的反复示范和讲解

“少林老拳”的动作要领和作用。

 



闲余时间在德粹师傅的带领下,

《老记见证》记者还有幸参观了

少林寺老方丈贞绪老和尚刚出家时

现已破烂不堪的龙兴寺。

摄影 聂安邦(18岁)

 



现在的惨状让如果不是

仅残存的这间老房子

和屋内柱子上当地公安机关张贴

着关于文物的告示;很难让人相信,

这里就是昔日香火缭绕,

人头攒动的那个少林寺的下院。

 




看到这荒草满地无人管的寺院,

《老记见证》小记者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

这里既然是少林寺的下院,

“为什么少林寺都愿意

花巨资到国外大兴土木,

也不来修缮这近在咫尺的

有着极大的历史意义和

文物价值始祖老方丈出家的所在呢?

 

 

    就在《老记见证》记者准备就绪踏上旅程的时候,远在内蒙的老母亲打来了电话,原以为是催促回家的的进度,没想到老母亲却提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要求,让把她的小妹子也即是《老记见证》记者的老姨给一并带过去度假,不知道是事先联系好了还是心有灵犀,刚结束了与老娘的电话,老姨的电话也来了意思很明确,如果回去的话把她也捎上去见见她内蒙的老姐姐,大致意思是因为在新疆的三姨打算近期一起再聚聚,结果去年暑假未能如愿三姨便去世了,现在老姨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所以怕再不见上一面就又成一个遗憾了。

 


这是去年也就是2018年夏季,

远在新疆的三姨夫打来电话,

报丧说三姨去世了的时候

 

    顺便啰嗦一下:老母亲一共兄弟姊妹5人,老母亲排行老二,排行老大的大姨在十几岁的时候便因病去世了,这家里边一直是老母亲作为长女,但是老家的乡亲们一见到老母亲就以二妞或者二妞姑相称,三姨很早因为三姨夫家是地主,成分不好便和三姨夫远走他乡去了新疆,母亲则是跟着父亲到了内蒙支边,最小的老姨也跟着会木匠活的老姨夫去了山西大同下了煤窑,家里唯一的男丁——老舅也早在二十多年前就驾鹤西游了,现在是三姨没了;老姨夫也走了,家里就剩下老姨一个人孤苦伶仃,这次能让她去陪陪老母亲也好对这老姐俩都是一个好事。

    可是没成想老姨的身体已经糟糕到了不能再糟糕的地步,不是没法治,而是因为她自己不配合,比如牙齿坏了硬物咀嚼不动,去看医生人家一看不足四十公斤的小身板都不敢给她动手术,再就是心脏瓣膜有问题也是因为身体过于瘦弱不敢给她做手术,可是她自己又不肯增加营养,更别说长时间旅行了,就连一走上百米路程都很困难和危险,所以原来带着老姨和年迈的父母一起去旅行的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重新调整成为了开车拉着三位老人只在家附近的山山水水散心怡情和为老姨如何增加营养和养生计划上面去了。



经过一天的奔波终于到家了,

喝上两口家乡的老酒,

洗去了浑身疲劳,早早睡去一夜无话。

一大清早兴奋地《老记见证》记者

老早就拉上一家人登了我们的据点——蚂蚁山。

啊!一阵阵蒿花清香沁人心扉,

加上清凉的内蒙气温,

看看老父亲的穿戴就知道了。

 



看看这里才是暑假练功的好地方。

 



能让这老姐妹见见面唠唠知心话,

可是把我们当儿孙难为的不轻。

 



这次聚会“史上称之为——蚂蚁山之约”。

 



大家猜《老记见证》小记者在做什么呢?

对了,这是我们的良好习惯,

每走一地就要把周围的垃圾

捡起来就地掩埋。

 



在这里就有天然氧吧和大功率空调,

所以,身子骨最弱的老姨有点受不了。

之所以把车门都打开的目的在于

让门条歇歇还原弹性。

这样的保养很少人知道。

 



带他们老几位上山的借口是采蘑菇,

其实就是为了让他们走出户外,

感受大自然呼吸最新鲜的空气。

 



不知道这老姐俩又在

写谁的“变天账”呢。

 



在这里最享受的就是几乎每天

都会有这么迷人的好天色。

 



这就是内蒙古一个小镇的暮色晚霞。

 



这样的湖光山色很容易就

吸引来好客的老农过来搭讪聊天。

 



人家是钓鱼,我们的小记者却是在给鱼淋浴。

 



或许这就是职业摄影师的习惯。

 



带着老姨来到了全国闻名的

腐败办公大楼前感受一下。



看横幅就知道,

是老母亲大人的寿宴开始了。

 

 



老大端上来的八十五大寿的长寿面。

 



老三过来举杯祝愿二老长寿快乐。

 



就连亲友都知道老姨能喝几口白酒。

 

 


 

我们是中国人我们的传统不是蛋糕,

而是有着民族传统特色的寿桃。

摄影 聂安邦(18岁)



留住我们不能实施计划的

不是这乌云密布的天气,

而是老姨的身体不能长途颠簸。

 



无奈中,我们也就只能边练功,

边照顾老人们了。

 



山坡上来了一群咩咩的

羊群和放羊的大娘。

 



每天因为老姨怕冷来不到山上,

老母亲也要在家陪她。

所以,也只有老父亲执着的

跟随我们上来练功。

 



每天都是五点钟起床,

先是给老母亲和老姨做好她们

爱吃的老家的鸡蛋甜汤和

熥好花卷及炒菜后,

再开车去给老父亲最喜欢

吃的豆腐脑和油条,

到了山上支开行军桌

让老父亲吃着早餐,

我们才能开始热身练功。

 



雨露中的野蒿花更娇。

 



曾经年少烦露水,布鞋裤脚尽湿缀。

岁月风逝今再见,世间纯贞永相随。

 



这是什么?我们俗称“马粪包”

是一种菌类,主要作用是

止血化瘀消炎去痛,据说,

比云南白药还要管用。

摄影 聂安邦(18岁)

 



小记者不练功跑来拍什么?

 



哇,就连雨中的蜘蛛网都是

这么的漂亮艺术感很强呀。

 



对面山梁上有一对情侣在深情。

 



太快了,当看到了来不及调整

光圈、速度,它就飞了过去。

 




每年暑假除了避暑

纳凉照顾父母外,

这里的花香就成了我

闭目贪婪吸食的诱惑。

 




看看这种融入在天地之间

无以言表的景色和感受吧。

 



看看在这种由天地宇宙灵气

滋养的环境中练习少林功夫,

又怎会得不到超人的功力呢?

 



是不是有点“大风起兮云飞扬,

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意境。

 




力劈蚂蚁山顶风来扰,

功练大漠林海精气神。

 

 

 

    经历过风雨才能有资格唤出彩虹。

   

    好不容易送走了老姨已经是两周后了,这迟迟的旅程才重新回归正道上来了,先是准备去赤峰市郊的南山公园去看看,没想到等到了地方才看到满是尘土的闭园施工景象,调过头来去红山文化遗址吧,到了门口又看到了因为铺设天然气管道而停止了对外开放,好在有附近村民的指点和《老记见证》记者所驾驶的长城H5四驱的给力,圆了老人家的红山远眺的心思同时也感受了越野的畅快,虽然在山谷里不断地走错路旅途颠簸让老人家吃了不少苦头,不过看着他们的精神头和兴奋的样子感觉他们已经适应并且喜欢上了这种具有挑战性的旅游方式。

 

 

没有向导,没有路。

人车合璧走麒麟。

 

 

 


五千年前谁会料到我们会

成为现在山中的唯一客人,

五千年后谁人又会

知道我们今天的造访?

 

 



看到了文化红山,

老爸老妈也有了很多感慨,

彼此也多了许多在家里很少见到的恩爱。

 

 



这也算是2019年唯一的暑假游客。

对于老两口来说这也算是最清净的景区。

 



别样的景点留影是为了日后的对比。

 

 



貌似人在一定环境里就会有生命中的展示,

就比如现在的父母就要比在家里的时候

有了更多的气质和精神。

 



一不留神,这小记者就跑到了顶峰了。

 

 



是在体会“一览众山小”的诗句么?

 

 



这是一个很特别复杂的结构,

五千年的红山文化下面就是

一个现代化的城市,

在这个原本应该有更漂亮的

蓝天白云天空中却又让一个吞云吐雾的

烟囱给污染着每一寸土地上的生命,

就貌似五千年的老人和一个新出生的

娃娃都在遭受着这毒气的涂炭。

 

 



也难怪小记者没有了爬到

顶峰的喜悦和兴奋,

替代的却是一脸的惆怅何茫然。

 



脚下的每一厘米都是历史文物。

 



算是在小亭子上给这个

刚刚修建的景区剪裁了吧。

 

 



看样子,今天老父亲的兴致很高。

 

 




一路的尖石让我很心疼

我的爱车——“小五哥”。

一路上四驱开路它都是

很给力的和我们一起前行。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后台管理
    Copyright © 2007 老记见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04273号 豫公网安备41010402002054号 24小时值班电话:0371-114转《老记见证》
    本站文字和图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百度